央廣網北京7月27日消息(記者劉飛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一座古色古香的塔,如今卻淪落到“坐落在土堆頂部,塔座下方一部分已經懸空”的危險境地。如果土堆頂部稍有坍塌,或者沙土繼續流失,這座古塔隨時有傾覆的危險。這樣的古塔,我們除了說它堅強,恐怕還真的很難找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。
  而陷入如此境地的“塔堅強”並不是“一座沒有故事”的無名建築物。它是一座明清時期的文峰塔,是山西省晉中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  既然是文保單位,甭管級別高低,好歹都應該受到保護。那麼,“塔堅強”怎會落入這般險境?它之後的命運又會如何?
  距離縣城大約十公里,“塔堅強”就站在山西祁縣澗村的一個土山頂。前幾天,網友“愛塔傳奇”來到這裡,正是他的文章和照片,讓更多人認識了“塔堅強”:
  網友“愛塔傳奇”:祁縣的文峰塔是祁縣的縣級文保單位,結果到那一看這個塔狀況非常垂危。塔就建在土山頂上。塔本身基本完好。但是因為地基不行了,現在塔好不好已經無所謂了。地基已經懸空一半了,眼看隨時有可能掉下來,非常嚴重。萬一下場大雨,磚垮塌下來碎了,那就沒法搶救了。
  據瞭解,這座文峰塔是清代重修的明代建築,北側刻著“鐘英毓瑞”四個字,是座風水塔,求的是高度,古人相信,高度達到了,這裡的文脈就旺盛了。
  滄海桑田,物是人非,如今文峰塔周圍的土地已經平整,長草長樹,只有它,雖然一半已經懸空,但還屹立著,成為這裡的制高點。
  網友“愛塔傳奇”:現在還有個搶救價值,趕緊把土支護一下,還能把它保住。自然原因再加上它早就是一個縣級文保單位,文保部門也沒盡到力。現在情況已經很垂危了。要是早去修一修,培點土的話,也不至於像現在這麼危險。
  被稱作“堅強”,是這座文峰塔的不幸,也是它的幸運。
  幸運的是,被叫做“堅強”說明它“活著”,並且終於被註意到了。“塔堅強”老家的管理部門從網上知道了它的情況。“愛塔傳奇”反映問題當天,晉中市祁縣縣委宣傳部微博“祁縣發佈”轉發了相關內容並表示已聯繫相關部門進行核實調查。
  第二天,“祁縣發佈”回覆稱,祁縣文物旅游局就保護文峰塔已有實施方案,將立即進行圍欄保護;速請有資質單位製作維修設計方案,通過評審後,馬上施工。
  “立即、速請、馬上”這些詞都透露著“高效”。文峰塔倒下之前,這高效來得還算及時,但卻似乎還是有些晚了。
  幸運說過了,我們來看看不幸。看看縣級文保單位文峰塔如何成了“塔堅強”?在祁縣相關部門的回覆中並未對此做出說明。
  著名古建築專家,原山西省文物局總工程師柴澤俊老先生也知道這座文峰塔,快八十歲的他說,現實情況是,山西文物數量多,縣裡文保力量不足,文峰塔這樣的文物,在山西排不上“保護”的隊:
  柴澤俊:縣級文保單位在山西來講大幾千處,很多。縣保單位縣裡一般沒有投資,也沒有專人管理。如果按其他省像這樣的塔那就有人管了。這個恐怕在山西來講,縣級文保單位都要有人管,目前太困難了。編製、經費來講都是不可能的。(縣文保)最多三兩個人,別說保護了,它就是哪裡出了事檢查,隔一個月三個月檢查一次都沒有時間。很多現在根本就排不上隊,基本就不考慮。我是一個老文物工作者了,我對全省的情況也比較熟。但是,看了以後,真是為這個擔憂。
  講到這些,老人語氣里滿是著急。
  在祁縣,和文峰塔一樣的縣級文保單位將近150處。更有像喬家大院這樣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國家AAAA級景區。但這並不能成為疏於保護的理由:
  柴澤俊:比如原來平遙城牆都已經扯開口子,我們硬擋著。現在平遙古城不是世界文化遺產麽,當時如果扯掉就扯掉了。今天山西的很多古建築也是這樣的。叫認識它都認識不了,若干年後才感到後悔。
  柴澤俊老人說,他希望現在能開始投入、培養專業的古建隊伍,不要日後追悔莫及,提到山西就只有“煤”多:
  柴澤俊:山西這樣一個省,古建築至少在兩三萬座以上,長期沒人管理,確實容易損壞。如果任其損壞實在痛心,讓其保護沒有力量。所以我的建議是省政府應該重視。成立專門學校培養文物調查人員、工程技術人員、技術工人。真正地專業修繕,山西的文物確實可以保存下來。在十幾二十年以後,山西不僅是一個煤炭大省,同樣也是文物大省,是古代文化大省。  (原標題:山西祁縣驚現“塔堅強” 縣級文保單位缺專人管理)
創作者介紹

ka40kavu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